汤姆叔叔视频
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
欢迎观临汤姆叔叔!最新域名:https://app.tom269.com
登录 |  注册
***
  • 个人钱包
  • 今日签到
  • VIP投稿
  • 我要赚钱
  • 登出
帮助中心
返回顶部
汤姆叔叔视频
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
https://加载中...
×
×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色小说 > 古典武侠 > 三女齐飞
三女齐飞
时间:2019-11-03 12:39:35

双眼迷离之间,火火看着床榻上的两人,脸上露出了娇羞。
李虎看着血岚轻声道:“你的意思是?”
血岚笑了笑,坐起身,推开李虎,娇声道:“火火的禁制并未完全解除,她现在跟颜盈一样普通,我被女娲所伤,解开她禁制,只能让她在麒麟和人身来回转换,若是不能恢复火火本身的力量,实在太可惜了。”
“你都不能解开她的禁制,我怎么能做得到呢?”
李虎收回手,苦笑道。
这时血岚附到他耳边娇真道:“我知道夫君现在很难受,只要你和火火一起做我和你未完之事,她身上的力量自然会恢复。”
话音刚落,血岚起身,为李虎褪下了身上的长袍,宛如白玉藕节的手臂环住李虎的脖颈,另一只手探到他腿间,抓住那表露青筋得凶器,轻轻撸动了几下。
“还愣在那里做什么,还不过来。”
血岚见火火双眼盯着李虎的凶器,不禁沉声说道。
火火虽是火麒麟化身,但是古云,神兽化为人身,便已被赋有人的一切,只是现在的火火,智力还只是十四五小女孩的水平,对男女之事,更是一窍不通。
看着身前童颜巨峰的火火,李虎吞了口口水,这等硕大似要撑破裙衣出来的圣女峰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感受到手中凶器的抖动,血岚嗔怪道:“夫君,这么快就有反映了,火火可是第一次,你对她要温柔一些。”
李虎邪笑挂在嘴角,看着火火问道:“你可愿意。”
“我的一切都是两位主人的,主人亦能为我解除身上的禁制,我一切都听主人的。”
火火两眼几乎眨都不眨,看着李虎的凶器。
下了床榻的血岚,走到火火身后,双手为她褪下红裙,立刻将她一身火爆的娇体袒露在了李虎面前,那双被裙衣束缚的圣女峰一得到解放,立刻弹跳着显示出了它最强大最完美的弹力酥软。
上面两捻可爱的粉尖微微发硬翘起,那腿间熙熙攘攘的黑丝,缕缕贴在两侧,粉嫩嫩的一条粉缝,透露着少女才有的芳香气息,火火静站在李虎面前,任由血岚为她把裙衣撤到了脚下。
一手绕前拖住火火硕大的圣女峰,血岚贴着她的脸侧,伸出舌在火火耳垂边轻吻了一下,眼神挑撩的看着李虎,媚笑道:“夫君,你和颜盈经常这样吧。”
火火嘤咛了一声,李虎不禁暗叹,血岚怎么也会挑撩女人的手法技巧。
他疑惑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揉搓着手上的圣女峰,血岚轻吻起火火得脖颈,解释道:“我和颜盈一起交流了许久,她和夫君你在一起真的很快乐,为了跟夫君你好好在一起,我要学习男女之事。”
听她这么说,李虎感叹,血岚其实是想跟自己在一起,只是怕受伤的自己,不能禁得起男女之事的刺激,而她不羞得向颜盈询问男女之事的做法,更可看出血岚对自己的一片真心。
被推到了李虎面前,火火已是娇喘吁吁,血岚在她身上,游移得舌不断舔吸着她的各处敏感,看着那双硕大的圣女峰,李虎也不客气的抬起两手握了上去。
酥软、硕大、肌肤滑嫩无比,这就是火火的硕大圣女峰,李虎真实的摸到了,握在了手里,看着手指缝被挤压出的雪白肌肤,和那可爱的小粉尖,李虎再也忍不住,探头张嘴咬住了一颗。
“唔……主人……”
火火仰头娇呼了一声,腿软得向前倾斜,双手撑在了李虎的肩头。
血岚见两人亲昵在一处,便站了起身,重新回到床榻边,蹲下身,手抓着李虎的凶器,笑道:“夫君吃她的,我便要吃夫君得。”
如此场面和享受,让李虎刺激无比,嘴中含着火火的粉尖,而下面正被一张温热的口腔吞吐自己的凶器,而且这两女,一个是上古神兽所化身,而另一个是蛮荒魔神血魔老祖,这种待遇,就算是神仙,也未必能享受的到。
三人不断的互相慰藉挑撩,火火不堪忍受,汩汩爱意不断从她腿间向下流出,早已湿泞的粉缝,更是微微张合,被李虎一只手指沾了点湿润,轻易的探入了进去。
“嗯……”
火火眉头一皱,低吟出声。
血岚吞吐了许久,让开身,在旁笑道:“夫君,我想让颜盈也进来。”
李虎赞叹的点了点头,这血岚明知颜盈是自己的老婆,但是一点都不吃醋,这样的大度,出现在一个魔神身上,倒是很让人想不通,李虎却不知血岚了解自己多少,其实她不但知道颜盈和李虎的关系,而且早已知道李虎手上得血指环里的秘密。
身子向后一躺的李虎,拉起火火得手,牵引着她双脚踏在床榻边,又出声教她如何蹲下,看着那粉嫩可爱的粉缝,李虎支配着火火,让粉缝和凶器处在了一条线上。
“血岚姐,夫君叫我何事啊?”
石门外传来脚步声,颜盈的声音也传了进来。
李虎猛地直起身,双手握住火火纤细的腰肢,向下一拉,只听火火“啊”一声惨叫,整个人半蹲在李虎身上剧烈的颤抖了起来。
看到床榻上的场面,颜盈一点都未生气,反而笑容满脸的,红扑扑的脸蛋看向身边的血岚,轻声道:“姐姐叫我来,就是让我看这个,真是羞死人了。”
见她转身要走,血岚拉住她娇声道:“盈妹妹,我与火火都是第一次,虽听你说过一些办法,可是我不想让夫君主动,他的伤还未好,所以让你来,是教我和火火如何主动,让夫君他舒服的享受。”
“这……我如何教啊?”
颜盈皱眉,看着火火哀嚎着,那雪白的股瓣起伏不断,更有李虎的凶器在她体内进进出出。
李虎向上顶着,侧头看着颜盈大笑道:“盈儿,血岚是想让你一起享受快乐,过来吧。”
血岚和颜盈对视了一眼,颜盈对血岚和火火的身份是了解了,对于她们还是有些忌惮,但是也看到了血岚根本对自己和李虎是没敌意的,她们是真心和李虎在一起的。
“夫君若是不受伤,你我三人都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到了床榻边,颜盈娇声说着夸赞李虎的话。
血岚媚笑着道:“呵呵,就算他受伤,我们也未必是他的敌手吧,夫君,你可悠着点。”
李虎哪顾什么伤,粗鲁的凶器在火火体内横冲直撞,又翻转身子,抓住火火的脚踝,让颜盈两人看到了他狂暴的一面。
“啪啪”之声不断在耳边响起,血岚看到颜盈不受控制的双手自握着圣女峰搓揉,她立刻也效仿起来,果然当自己的双手握住自己的圣女峰时,搓揉之下,那种感觉亦很刺激独特。
“啊……主人……插的好深……哦哦……天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
火火得娇哼声越来越大,雪白的圣女峰前后摇摆着,弓身迎逢着得动作,更是这情爱的催发剂。
“这是我见过最大得圣女峰,火火妹妹真是诱人。”
颜盈看了眼自己的圣女峰,与火火得比起来,要小了许多。
血岚可不比她,伸手就从李虎手中抢过了一半,恶作剧的狠捏了一下,也赞叹道:“好软,火火可是最喜欢女人的手来为她捏了。”
颜盈疑声道:“血岚姐姐,此话怎讲?”
“呵呵,让火火自己告诉你。”
血岚咯咯笑道。
火火媚眼如丝,娇喘不已得说道:“我有一个好姐妹水水,嗯……我与她一起经常在一起,只是她失踪了,不然她也会在这里出现的。”
李虎知道火火口中的水水,定是与她所说的老婆水麒麟是一人,想到水麒麟也能幻化人形,李虎更是激动无比,只要找到水水,那水火两女,都要成为自己的女人。
“来,两位老婆,让夫君用手指给你们快乐。”
喜悦之余,李虎也不忘了颜盈和血岚,此时她们已是火烧火燎。
三女平躺在一起,李虎眼睛扫来扫去,若是比一比,火火倒是最出众的一个,因为她天生一副硕大的圣女峰,但要比粉缝,则是血岚的更美一些,那浓密的黑丝旺盛,更能显示出她对男女之事的渴求,是三女之中最多的一个。
手指探入湿泞的粉缝,身下不断耸动,三女齐声嘤咛吟唱着快乐之曲,李虎手指扣挖得速度提升,凶器狂野奔放的进出,足以让三女都享受到男女快乐最高得境界。
只是片刻,火火眉头一皱,全身剧烈抖动,只听她哀嚎一声,身体静止了一下,李虎不再耸动,静等她喷射完毕,立刻退出,身子一转,躬身跪在了大开双腿的血岚身上。
“夫君,还是先给颜盈妹妹吧。”
血岚见李虎要先自己,不禁娇声道。
但是那眼神里,却是无比的期待。
颜盈坐起身,娇笑道:“血岚姐姐,不要推辞了,我与夫君早有过,晚一些无妨,况且我还要和火火妹妹亲昵亲昵呢。”
见颜盈俯身与李虎一样的姿势,压伏到了火火的身上,在看到她们双唇碰触到一起,血岚得心立刻扑通扑通急速跳动了起来,她不敢相信,颜盈会亲吻火火,但是那感官上得刺激,却已让血岚粉缝喷出爱意。
“血岚,闭上眼睛,享受吧。”
李虎俯下身,先是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,又向下吻住了她的唇。
被李虎热吻,亦感到那硬梆梆得凶器顶在自己得粉缝处,血岚不禁伸出双手环住李虎的脖颈,与他亲吻了一番,双腿攀在李虎的腰上,娇真道:“好舒服啊。”
“呵呵,舒服的事还没真正开始呢。”
李虎轻声笑道,凶器在她的粉缝外研磨了一番,突兀的一挺身,扎了进去。
与火火相比,血岚并没有大呼痛,她的确是第一次,但凶器深入体内的刹那,血岚祭出自己的魔力,使得那该有得痛楚减小了许多,她只是微皱了下眉头,被撑满的满足感也写在了脸上。
身下美人趋于承受着自己野蛮的撞击,李虎得手指亦不停得在颜盈粉缝中来回着,火火重遇女人的挑撩之爱,在一次被点燃了小腹的火焰,木床榻发出吱吱响声。
淫穴里传来充实的舒畅感让血岚“嗯嗯”的呻吟着,而李虎巨大的凶器,一下深一下浅的抽插,让她也得到了无尽的快乐。
血岚的呻吟就仿佛有韵律节奏般:“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”
的吟唱着,为无限春光的房间更平添一些盎然的生气。
颜盈则和火火来了个六九姿势,可见颜盈更会技巧,一条小舌在火火粉嫩的小穴中钻进钻出,火火生涩的亦舔着颜盈散发着香味的小穴。
“唔……天……好舒服畅快啊……”
血岚娇呼着。
李虎把玩着她的两团大奶子,粗大的凶器更凶猛的在她淫穴里抽插不停。
只是血岚也和火火一样,没经过多久,便是一声高亢的呻吟,全身痉挛一颤,陡然射出了阴精。
见血岚败下阵来,颜盈才与火火分开,更是主动的趴在床上,撅着自己肥美的臀,让那早就被火火轻舔出淫水的小穴,暴露在了李虎的眼前。
“哈哈,盈儿老婆,我来了。”
李虎狂呼一声。
整个人半蹲在了颜盈身后,用那龟头沾了点淫液,只听噗嗤一声,凶器一下扎了进去。
“哎呦,夫君,你要要了人家得命啊……太大了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吃不消了啊……”
颜盈上来就是大声呻吟,更是摇摆起雪臀,配合起了李虎的抽插。
血岚和火火目瞪口呆,原来这才叫男欢女爱,刚才她们只是一味的被动,却不想原来可以像颜盈这般一样,摇摆腰肢,甚至主动套动他的凶器。
李虎憋了许久,连战两女没射,对颜盈更是一点都没怜香惜玉,啪啪的性交声在屋内响起,颜盈放荡的浪叫,与她狂甩的长发,还有那两颗硕大的奶子,前后摇摆着。
“啊……再深点……夫君……额……你得凶器好大……插的人家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哦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我要完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颜盈如此的喊叫,李虎就越发的抽插野蛮,看着那粉穴的穴壁一翻一进,带出了汩汩浓稠的阴液,他更疯狂的急抽,双手更是在血岚和火火的小穴里不断的扣挖,舌与血岚的舌交缠在一起,以一敌三的上演着。
许久得苦战,喊天喊地得吟唱,在一刹那,三女齐呼,齐齐达到了爱的巅峰。

“师傅,武林中最强的两个人决战,我们真的不去看吗?”
一条羊肠小道上,一高一矮,一老一少,在夕阳照耀下,向西行走着。
那少年看着自己的师傅,眼里尽是疑惑。
武林中传言,聂人王与南麟剑首即将在三日后对决,他想去看,刀王和剑神的决战,但是自己的师傅,似乎对武林两位神话高手的对决一点都不在乎。
那一脸冷意得男人,看着少年道:“争斗因武而无休无止,他们的决斗,确实会吸引很多人去看,但是去看了又怎样,名为浮云,多少武林之人为了一个名而死。”
少年不语,他已明白自己师傅的话,也暗暗感叹,自己师傅的淡定,怪不得他会叫做无名。
大佛脚下,李虎看着夕阳映衬在河面上,距离聂人王和断帅的决战已近在咫尺,而武林中想要观看这武林两个高手之战的人,也已经络绎不绝的到达了乐山大佛。
他的身边立着一个少年,那少年脸上很冷很冷,李虎知道,他从出生到现在,就不知哭与笑,更不知道什么是感情,他就是少年步惊云。
“血天君,我娘真的会来这里吗?”
两人立在大佛膝上已有一炷香时间,步惊云按照身边男人的指路,来到了这里,为的就是自己的母亲玉浓不嫁给霍家庄的霍步天。
李虎点了点头,笑道:“小子,你娘其实已经来了,只是她不知道你在这里,你且在这等待,我会带你娘来见你的。”
步惊云没有答话,回身走进了凌云窟里。
血天君,这是李虎得化名,他已经决定,自己既然要在这风云世界里立足,定要有个霸气的名号,血岚为自己所取的名,血天君,就是李虎要在这风云里争霸的名号。
“一切都会在三日后改变,聂人王,断帅,你们的儿子,将会成为武林神话,哈哈……”
李虎仰天大笑,一个巨大也邪恶得阴谋在他心底诞生了许久。
凌云窟内已空空如也,李虎不会让步惊云知道这里面的秘密,早已将血岚她们送到了极乐界中。
夜降临,矗立在半山得大佛佛脸上,没了往日的微笑,而是变成了一副悲情的神情,那双眼似是在悲痛,似要张启得佛嘴,更像是要喊出什么话一样。
大佛前的河面上,一叶扁舟摇摆着向前移动,小舟前首,一个穿着白裙的女人,双眼担心的看着大佛,回头对着掌控小舟方向的船家,轻声道:“船家,这乐山大佛,可有住处?”
船家是个老汉,他这两天,已经送了很多人来这乐山大佛,也听到了一些传闻,原来这大佛处,过几日便有人比武,吸引了武林中很多人来观看,而这女人,也是来此。
“在大佛顶上,右方,有一个古寺名为大佛寺,在大佛寺左方百丈开外,建有一列亭台楼阁,叫断家庄。”
老汉不敢再往前,因为大佛正对的河流是最湍急的,就算是大船,也不敢横穿大佛前面的水域。
小舟前首的女人正是玉浓,前来寻子的她,从神秘人那里得知,自己的云儿来了乐山大佛,虽然不知真假,但是她也只有这一个希望,如若找不到步惊云,那她亦不想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了。
玉浓知道这断家庄尤来,本该是江湖中的名门望族,富甲乐山这一带的最大名门,但是很多年前,断家惨遭变故,名门也变成了死门,断家也出了一个名人,那就是南麟剑首断帅,玉浓依稀记得,断帅曾找过自己已逝的夫君打造过武器,也因他那时并不出名。
“这位姑娘,老汉的小舟只能到此了,你沿着这路便可上大佛顶,大佛寺早已荒废多年,但是近日来了许多武林中人至此,所以不用怕孤单。”
老汉将小舟停在了岸边说道。
玉浓付了钱,下了小舟,看着眼前直遥而上得山路,眉头一皱,心中想到步惊云,她还是迈起步伐向上走了去,这几天她是停也不敢停,为了步惊云,她已经放弃了自己应有的一切幸福。
走到半山腰时,玉浓累了也倦了,几日不眠不休的赶路,让她筋疲力尽,好想歇一歇,玉浓腿软的坐在了小路边的一块石头上,刚想休息一会,却听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。
此时天已很黑,这又是在林中,玉浓怕是歹人,赶紧站起来要走,却听身后脚步声停了下来。
她回头一看,在两棵树后,一个人影立在那里,虽然林中很暗,她却能看到那人明亮的一双眸子。
“请问……”
那密林中得人刚开口,玉浓便尖叫了一声,向后急退,人亦被绊倒,摔倒在了地上。
那人几下蹦跳着跑了过来,玉浓更慎得慌,但是看到是一个穿着紫袍的男人,她立刻又放心了下来,只要对方是人就行。
“对不起了,我不是故意吓你得,只是想向你问下路。”
这男人探身伸手说道。
玉浓憋了他一眼,自己撑地站了起来,拍了拍裙上的泥土,柔声道:“我也是初来这里。”
男人笑了笑,盯着玉浓说道:“我叫血天君,听说这里有人比武,所以过来看看,谁知迷路了,也不知道该往哪去找个住处落脚。”
伸手指着大佛顶上,玉浓轻声道:“听人说,上面有个大佛寺,可以落脚。”
“敢问姑娘是哪个门派的,为何深夜独身来这里呢?”
血天君挑眉问道。
玉浓不禁摇了摇头,自嘲道:“我不会武功,哪有什么门派,独身来这里,是……是和你一样的目的,想看看别人比武。”
血天君点了点头,心里却暗笑,他就是要改名号的李虎,血天君亦是他以后在这风云界闯荡的代号,他也知道眼前漂亮的女人是玉浓,玉浓对自己撒谎,血天君知道她是留了一个心眼。
江湖险恶,一个女人出来寻子,当然不会把自己的目的说给一个陌生人听,血天君看着她又说道:“姑娘,独身一人,如果不嫌弃,我愿意陪着姑娘一起上山,互相也有个照应。”
“谢谢这位英雄了,小女子叫玉浓。”
玉浓心里欣慰了一下,这个俊逸非凡的年轻男人,并不是坏人。
结伴同行,血天君不断找着话题与玉浓相聊,到了大佛顶上时,两人找了了大佛寺,说是寺院,却早已荒废许久,佛门净地,亦被很多武林人士吵的没点安宁。
化名血天君的李虎暗笑,自己宣扬了聂人王和南麟剑首断帅比武得时,果然已让整个武林动荡,虽然将两人的名气掀到了最高峰,但是李虎心里也早有计谋与安排,只待聂断两人来到大佛比武的那一日。
一身光鲜亮丽紫袍的血天君和一身白裙温文儒雅得玉浓,踏进大佛寺的寺门时,就成了焦点,一个俊刚美男子,一个温柔小女人,恰恰使得大佛寺内那些粗汉子和武林中侠衣打扮的女江湖人,与他们俩相比,失去了点光彩。
篝火在寺院大院中燃烧着,血天君喊着玉浓到了一个人少的角落,这时玉浓的眼神就开始四处搜索,血天君知道她是想找步惊云,但那步惊云,此时在凌云窟里,又怎能被她找到。
“你在看什么呢?有熟人吗?”
血天君疑声问道。
玉浓低下了头,嘴上说着:“没……没有,只是好奇,这么多武林众人,聚在一起,只是为了看一场比武。”
“这位姑娘此言差矣,北饮狂刀与南麟剑首得比武,可是这世上最顶级的比武,我陕北龙飞门门主龙飞,这一生能看到这一场比武,死也足矣了。”
一个离玉浓不远得汉子喊道。
血天君看了那汉子一眼,什么陕北龙飞门,光是看外表,粗犷无比的丑陋,而让血天君最鄙夷得,就是这汉子根本没有内力,这样的武林中人,还自报家门,就会点三脚猫功夫,不够别人笑话的。
没有人搭理他,血天君眼神也在四处看了去,这里的武林中人,根本就没有高手存在,而他用内力探查时,立刻感到大佛寺的大雄宝殿内,倒是有几个内力高深的人。
“玉浓,这晚上一定很冷,不如我们去殿里休息一晚吧。”
为了看看大雄宝殿里的人,血天君站起身向玉浓邀请道。
玉浓感激的看了血天君一眼,其实她能看得出,这个男人是怕自己冻着,因为她身上的单薄白裙,御寒实在差了点。
当两人站起身,那龙飞门得门主却破了一碗冷水,低声冷笑道:“那宝殿里,岂是你们说进就进的,看看那门外站着的人,都是天下会的人。”
天下会?血天君听到这三个字,脸上立刻露出了惊喜,他猜的一点没错,雄霸得知聂人王和断帅的比武,一定会派人来,或者亲自来观看这一场号称武林第一的对决。
看着犹豫不动的玉浓,血天君拉起她得手,对着那龙飞门门主轻笑道:“你进不去就进不去,别人进不进得去,岂是你说的算。”
玉浓起先挣扎了一下,但是血天君紧紧拉着她的手,她挣脱不开,只得被他拉着向大雄宝殿走去。
“这里面已经有人了。”
刚到宝殿门口,四个身穿黑袍的人,伸手拦住了血天君与玉浓的去路。
笑看着这四人,血天君商量道:“你看我家娘子身子单薄,在外面太冷了,里面那么多地方空着,我们进去休息一晚就成。”
玉浓脸上现出羞红,却没开口拆穿血天君的谎言。
那四个人却没有要让他们进去的意思,其中一个冷声道:“给我滚……”
他得话音未落,只听“啪”一声,这个说话的黑袍人,身子向后一仰,倒飞进了大雄宝殿。
血天君得手还未收回,看着另外三个人,斥喝道:“还要阻拦我与我家娘子嘛。”
这边的一幕,亦被院中武林中的人看到了,龙飞门门主站起了身,惊惧的看着刚才那紫袍男人,竟然敢打天下会的人,嘟囔道:“真是找死啊,天下会的人也敢打。”
果然一声炸响在大雄宝殿门口响起,院中所有人都看到,站立在门口的紫袍男人,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大口鼎,但是他单手接住那鼎得姿态,却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。

下一篇:野兽的花香

你还没有登录呢!
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?

取消
确定